思你入骨

思你成疾,药石无医

Road to Blizzcon -Zest-

等一个归来

长殷:




翻译自:http://www.teamliquid.net/forum/starcraft-2/515460-road-to-blizzcon-10-zest-global-finals-2016




-写的相当客观中肯  原作者文笔很好  翻译渣……


-其实还是苏苏苏苏苏




盛衰


by Olli




  八十五分钟。2014年注定是星际争霸2历史上不同寻常的一年。这款游戏总是被定义为极具多样性,冠军的产生和再度消亡的时间跨度不到一周,经历着剧烈的变化。没有任何一个人会质疑全世界最好的选手是谁。是Zest,以暴风之势席卷全球并与Mvp所创下的一年内获得三个韩国本土冠军的记录相持平。凌驾于着这之上的,很多人认为,竞争越激烈机会就会越稀少。那是属于他的一年,他已经征服了两届GSL,随后又获得了KeSPA杯的冠军和IEM多伦多站的冠军;在他参加的所有比赛里他都进入了四强。这注定会是星际争霸2历史上他比任何选手都具有统治力的一年,并且这一切都在八十五分钟之内破灭。Zest耀眼灼目的君临天下,在全球总决赛的首轮为Life所倾覆。


Zest以饕餮之姿吞下了今年首个GSL冠军


  请问,发生了什么?KT的管理者该因为只让选手提前一天抵达赛场而受责备吗?Zest怎么能够带着他一整年的精彩绚烂而在本年度最重要的比赛中失利?一个对大赛司空见惯了的选手如此轻易崩溃,让人觉得荒谬无比,而比起去公开责备他本人,粉丝们更倾向于去寻找外界的客观因素来作为合理的解释。Life,在2014年没有突出的表现,却在命运的转折点势在必得拿下了冠军。Zest的失败很快被声明为不具有说服力,显然他将会在下一个可能的时机修补这一瑕疵。 


  他没有做到。尾随而来的却是沉寂。霎时的惊艳在泡沫幻灭之后,留下的唯剩记忆。Zest在韩国个人赛事与SPL上同时摇摇欲坠。暴雨已已,王位空悬。他人你方唱罢我登场,目送他从过去式里离开。Zest不可战胜的光环在仅仅几周内消失殆尽。几个月的时间里他都维持着这一状态。在个人联赛和SPL上中庸的表现让全世界都认为他只是一阵飓风,短暂且偶然,只是比大部分人持续的时间更长久。Life的再度出现将之冲垮;他们重建他所遗留下来的废墟。


在竞技状态良好时,他时刻掌控着一切


  但他的故事尚未结束。星际争霸2还不曾完结,“虚空之遗”已隐约显现。它的发布给Zest的职业生涯带来了急需的刺激,也让他的野心重现。“对人类来说,欲望永无止境。”他曾经这样说,并且是从未有过的人生观。所以一切都重新开始了。Zest以饕餮之姿吞下了今年首个GSL冠军。整个韩国赛区最好的选手们只在总共三张地图上拿下过他。这期间他SPL的记录反映出他的统治力,他始终位列多胜榜榜首。Zest是如此遥遥领先于其他神族选手,他在GSL上的胜利几乎只是一种形式。事实上,他不费吹灰之力便横扫所有比赛。看起来好像我们所有人都错了,而且在2014年他的巅峰时期没有过异常,但衰沉随之而来。这表明Zest在竞技状态倾斜于短暂的良好之时,他是一位泰坦巨神。


 


胜率


74.58% vs. Terran


54.76% vs. Protoss


48.57% vs. Zerg


 


排名


韩国区积分榜


4


 


WCS积分


6250




  再一次的,我们错了。Zest又一次放缓下来,表现疲软。面对重要的比赛,他在Code S被一个退役选手阻挡在了门外。我们再一次误解了他的不可思议。在那时,一个细节吸引了我的注意,在不久前的GSL决赛上输给Zest的TY曾说过:“Zest的成绩太过于依赖他的状态,如果他的竞技状态不好,他将完全变成另一个人。”TY和Zest一起生活了很长的时间,他首先解开了这个困惑着我们的谜团——为何一个人赢得了一切,却最后归于平庸。外界因素对Zest的职业生涯产生了重大影响,影响大到如此的地步以致于他会变成另一个人,另一个什么都未曾赢得过的人。


  这一模式贯穿了他的游戏风格而变得更加明显。当状态好的时候,Zest覆盖住了所有潜在的弱点。他时刻掌控着比赛。没有漏洞和缺陷能被利用。这点在他的PVT对抗中尤为显著。Zest在比赛前期毫无死角。没有任何伤害能打击到他。突然间人族发现他们在以两基地对抗一个四矿的神族,就在他们的门口涌现了一支庞大的军队,怀山襄陵般淹没了他们仅有的防线。这就是巅峰时期的Zest。


  我们已经见证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然而这并没有用。当失误空耗了他的策略,即使他平时再聪明,缺乏严格精确的执行力是无法正常发挥其水平的。他放弃了运营并且极力去填堵每一个可能的缺口;消除每一个潜在的裂缝,直到最后他发觉在运转之间存在着错误。缺乏执行力导致了计划的混乱不堪。不再强大,不再致命。这就是Zest最低潮的时期。


  看来我们终于解决了这一谜团。Zest不是一位只有偶然性巅峰期的平庸的选手。无论是他的全能,无所不知亦或偶然的衰沉。他二者兼备;尽可能的在韩国联盟的中央地带统治着他们。决定性因素仿佛是在长期的时间跨度中的境况。当状态不佳时,Zest容易遭受令人失望的失败,例如他在先前的BlizzCon中首轮出局。当他处于最佳状态,Zest赢得了世界上最负盛名的比赛,例如他的三个GSL冠军,就是最好的证明。Zest是星际争霸2的潮起与潮落。他于低谷时如沉静的没有一丝波澜的水面,在巅峰期时如同盛大的潮汐。


  Zest会在BlizzCon上失败并再次于首轮比赛被击败。这是他最近的状态所暗示出的将发生的事。但那并不是他——至少不完全是。他所需要的只是一个良好的竞技状态,他会如海啸般席卷BlizzCon。如果他做到了,将会生灵涂炭。




-End-



【圆锅】无可言说 ①

【only圆锅】Mata x Mlxg

圈地自萌 禁止艾特真人和相关人员

禁止转出lof

不想打CP tag

拒绝撕逼KY

小学生黑道文  渣  短小君 一个情节更一章  but 坚决不坑



下面放正文

嘭!

一声枪响打碎静谧的夜晚,也打破了他的爱情。

刘世宇躺在地板上,不可思议的望着爱人,他的嘴角紧紧绷着,目光隐藏在镜片后面,刘世宇睁大眼镜想要看清,他能想象他咬紧牙关压抑不住的愤怒,眼前的赵世衡那么不真实,但胸口的疼痛不断提醒着他,子弹埋进他的心脏,温热的鲜血从伤口溢出不断抽走他一切希望

“卧槽,这是怎么了”闻声赶来的李元浩和王城顾不上问清来龙去脉急急忙忙架着刘世宇往屋子里拖

眼前的事物好模糊,和赵世衡的回忆在颠簸中一幕幕重现,都是真的,包括他胸前的弹孔,也是真的。赵世衡。

 

一年前皇族坠落低谷的时候老板买下了他们,和前部留下来的老将一起在豪强林立的S市维持生计。

那时候的刘世宇只知道出任务,只要成功不但自己可以活命,基地里这一大家子也能撑过这个月。刘世宇以为不就是卖命吗,手稳心狠就没什么吃不开的,可能是运气不好,经验不足,技术不过关?刘世宇和他的搭档们开始不断吃了经验的亏,节节败退,好不容易接的任务却总是因为决策失误中对手圈套,堪堪保下一条小命来,回到基地互相包扎伤口。

直到那年冬天,赵世衡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

鼎鼎大名white出身,身价冠绝整个S市的人为什么会来皇族?刘世宇一边想一边把辣酱淋在碗里,不似他和王城李元浩出生入死那么久了,既然人家不说他也绝对不去找那个不自在

晚饭时间赵世衡戳戳米饭,用生硬中文说“晚上,会议室,有任务”

王城的目光看向李元浩,李元浩再看向刘世宇

眼皮狂跳…..没好事,刘世宇耸了耸肩,既然是老板找来的人,那姑且信着吧

 

“卧槽”x3

会议桌的正中心摆着一份任务通知,EDG三个字母大喇喇的跃然纸上

赵世衡环视一圈,最终目光落在刘世宇身上

 

“要么去,要么死”

“切”刘世宇狠狠啐了一口在任务通知上画上圈 把签字笔扔在桌上转身出门动作一气呵成

赵世衡看着签字笔在桌上顺时针转了半周停下,笔尖指向自己。



----------------------- =u= ----------------------


【pigletXfaker】半面妆

keep_your_dream:

欠后爸的双c文。
至于文和标题没关系…关系很大好吗?去百度下半面妆的故事就能明白啦~
我心好累…真的心疼了QAQ

不要艾特真人or相关人员。【重中之重】


【pigletXfaker】半面妆

“先生,先生,首尔到了,您醒一醒。”睡得正香的人猛然惊醒,揉揉眼睛清醒不少。“首尔到了吗?”少年背起双肩背包,对着空姐笑得比窗外的阳光还灿烂。

首尔,我又回来了。

来接他的是李政贤。笑着接过行李,这个192的人还是和以前一样,温柔会体贴人。几年中国的磨砺,让他沉淀了不少。只是这几天休息不好吧?人都憔悴了很多。

不过休息不好的才不只是政贤哥一个人呢。
反倒是自己…他撒娇的扯了扯身旁人的袖子。“哥,我饿了。”李政贤先是诧异了一下,然后很自然的拍拍他的头:“一会就到了。”忙不迭点头的人根本没注意到某人眼中闪过的一丝慌乱。

走进包房,门边上的位子早已坐着一个人。脚步仅仅钝了一下,少年就大大咧咧的坐在那人对面:“李相赫,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蔡光振。”安静的模样,只是形容更消瘦了些。

新婚燕尔的李政贤光明正大的跑掉了---妻子在家最好饭菜等他回去。蔡光振撇了撇嘴,刻薄的话在嘴里打了个转又被顺着果汁咽了回去。

不过有了家庭的才不只是政贤哥一个人呢。

“恭喜你啊,新婚快乐。”这句话一出口,周遭的气温瞬间降低了八度有余。对面的人好像也感觉到了降温,不自觉的瑟缩了一下。

“怎么?李相赫,你就这么从良了?”不逊的话源源不断冒出来。“我以为你要和游戏过一辈子。”

“哦,不说话是想不到我会回来吧?是,在你面前我永远都是个失败者。当年打了我一巴掌的李相赫去哪里了?”

蔡光振摸摸自己的左脸颊,那火辣辣的触觉他一直忘不掉。或许这么多年,他的左脸一直是肿的。这些年,他一直没忘记他是如何狼狈的跑出房门的,也没忘记他是怎样在楼下站了一夜。

就像这些年,他一直没忘记他还爱着李相赫。

最亲爱的人给予的痛苦,才是最难以释怀的。蔡光振看了看对面紧咬着嘴唇的人,也许是气的,脸上一丝血色都没有,白的像个陶瓷娃娃。咬出血了,不要再咬了。蔡光振的嘴巴张张合合,最后也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我就是来看看你的。感谢你能回来。”沉默良久的李相赫起身就往门外走,仿佛屋子里一丝氧气都没,再待下去就会窒息了那般。

身后响起椅子翻倒的声音:“如果你只是来看我过的还不好的话,托你的福,我过的很好,非常好。”手心的戒指硌的他生疼,他却不愿意放手,情愿攥得更紧一下。

“是吗?那就好。那就好…”背对他的那人只是站住了脚,却连正脸都不肯再赏他一个。

“当年…为什么不挽留我?”终于还是没忍住,也许这道伤口在心中横亘太久了,从未结痂,轻轻一碰便会痛得浑身抽搐。蔡光振捂着胸口问到。如果是你开口的话,就算是替补,就算是转会去别的战队,至少我还会守在你身边。

可是,最终李相赫也没有开口挽留,最终蔡光振还是飞去了美国。

“往事还是不要再提了。婚礼在明天,明天再见。”这个回答直接让蔡光振笑出了声。“李相赫,我祝你新婚快乐,早生贵子。我干杯,你随意。”直到那道背影消失在包房门外,一直挺的直直后背才放松了下来。

其实蔡光振戒酒已经很长时间了,自从他离开了韩国。就算队友的不信任,就算流浪过好几个俱乐部…就算日子在难过,他都没再碰过一滴酒。

当接到电话而来的李政贤看到满地的酒瓶子时,一直温柔的人终于忍不住对着他吼起来:“蔡光振你不想活了是不是!你要是不想活了我现在就把你从这扔下去!”

蔡光振不能再喝酒,没人比李政贤更清楚。他看着他呕血,看着他默默擦掉,看着他因为胃穿孔手术,看着他因为大量酗酒而神经衰弱。

你知道吗?你不珍惜的东西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

醉了的蔡光振根本不知道李政贤气的想把他丢出去。他做梦了,很好很好的梦。自从接到消息开始就失眠的他,飞机上短短一觉并不管用。他梦到当初拿了第一个冠军时,喝得烂醉的人扶在他肩头,像只慵懒的小猫,高傲却害羞。温热的气息拍打着他的侧脸颊,有些痒。他回头正对上一双坠满星光的眼。

“光振哥,我喜欢你。”

从此,万劫不复。

明明是爱到骨子里的人啊…怎么会成了现在的样子?按蔡光振的说法:李相赫爱他,但他更爱胜利。他们最初不就是因为想赢才走到一起的吗?最后也是因为想赢才分开的。

如果你想要提前下车,请不要叫醒装睡的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蔡光振被手机吵醒了。迷迷糊糊抓着眼镜坐了起来,他才发现李政贤将他抗回了酒店。唔,电话正好是政贤哥打来的。

“你快来x x医院,相赫要不行了!”

有的时候一觉醒来,世界就会完全变个样子。蔡光振想不通,下午才见过的人,怎么说出事就出事了?生命呀,还真是脆弱呢。

可是现在这个时候,哪里有车呢?还好距离不是很远,于是蔡光振在凌晨三点的街道上,进行了他一生中最长的一次长跑。

只是就算是光,也跑不过光阴。

终于到了医院从众人哭红的眼圈,明白他永远的失去李相赫了。心已经不觉得痛,但是浑身其他地方都在叫嚣着痛。蔡光振只觉得嘴里一甜,眼前一黑,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再睁眼,只剩李政贤一个人在床边,好看的手握着刀上下单飞,不一会就削好了一个苹果。“你醒啦?有什么想问的就说吧。”

“相赫…”

“三天后的葬礼。”

“那结婚…”

“骗你的。”

在李政贤的口中,蔡光振听到了一个他完全不知道的故事。

相赫身子从小就弱,而作为电竞职业选手更是为了训练熬尽了心血。当初两个人争吵是没错的,李相赫甩了他一巴掌也是没错的,只是李相赫不是不想去留住他…他昏倒在房间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被人发现。

于此同时,蔡光振已经坐上了去往美国的飞机。
这几年相赫身体愈发不好了,只好在巅峰期退役在skt当教练。“他说他想等你回来。说你只是离开了一下,明天就会回来了。”只是他的身体却容不得他再等下去。

昏迷了三天的李相赫醒了摸起手机打给李政贤,第一句话就是:“告诉蔡光振,我要结婚了。”

他是那样骄傲,笃定了那人会回来见他,最后一面。

三天后的,一个郊外的教堂举行了李相赫的葬礼。蔡光振偷偷从医院跑了出来,却没有参加,只是一身黑衣站的远远的看着仪式举行。

蔡光振认为他没有去参加李相赫的葬礼,这个人就还活着。至少还活在他心里。

你看,这个人还是这么幼稚。岁月没有改变他分毫。

天雾蒙蒙的,下着小雨。蔡光振撑着一把伞站在榕树下面。相赫长眠的地方风景很美,像极了他第一次骑着单车带相赫外出郊游景色,一片美得出尘的薰衣草花海。

那时他才学会单车不久,但就这么歪歪仄仄的拉着相赫到了预定地点。相赫紧紧的双手还住他的腰,将头埋在他的背上。

曾经,他以为,这便是永恒。

这天他总结完训练赛大家出现的问题,就被裴性雄叫到楼下。现在他和benji都是skt的教练团成员。他的ID又重新变成了SKT T1、Piglet,只是rank的榜首再也不是SKT T1、Faker。

“有人给你寄了点东西。”裴性雄将一个纸箱交给他。

“什么啊?也不沉啊?”

“谁知道呢?粉丝送的吧。”

回到房间的蔡光振打开箱子,里面是三本影集,很精致。里面的字签表明这是个skt老粉丝送的,从他们的第一场比赛开始能收集到的照片。

于是一向要强的piglet在这三本影集面前溃不成军。哭声绕着skt的基地久久不肯散去。

若是遇见从前的我,请带他回来。

昔人已逝,你又为谁化个半面妆…

———————END———————

QAQ

今天不悔更新了吗?

QAQ 没有